<noframes id="fdfvb"><address id="fdfvb"><nobr id="fdfvb"></nobr></address>

        <noframes id="fdfvb">

          <address id="fdfvb"></address>
          <address id="fdfvb"><nobr id="fdfvb"><progress id="fdfvb"></progress></nobr></address>

          憶北京石油學院成立前籌建的歷史片段——方華燦
          發布時間: 2016-04-26  作者:  瀏覽次數: 265

          憶北京石油學院成立前籌建的歷史片段——方華燦  

          2013-06-05 09:21:12|  分類: 學校發展歷史|舉報|字號 訂閱

           
           

                 我1952年暑假,自北洋大學(今天津大學前身)機械系畢業之后,由于在玉門油田進行了一年的實習,并在第二次上玉門實習時參加了第一部從蘇聯引進的3000米鉆機的組裝工作,因此被分配到清華大學石油系作教師。

                 在1953年10月1日北京石油學院成立之前,曾參加了北京石油學院的籌建工作。中國石油大學的前身是北京石油學院,值此中國石油大學校慶六十周年之際,我作為一直在這所大學工作了六十年的老人,還經歷了北京石油學院的籌建工作,有義務將我所了解到的籌建工作歷史片段獻給校慶。

          北京石油學院籌備工作組的啟動

                  籌建北京石油學院的第一個組織機構叫做 “北京石油學院籌備工作組”,它是在1952年10月成立的,我有幸參加了這個組的工作。這個工作組的成立,是在石油管理總局(當時屬于燃料工業部)及燃料工業部做出建立北京石油學院的決策之后確定的。當時的石油管理總局代理局長徐今強到原蘇聯考察時,專門參觀、調研了莫斯科石油學院,回國后,向燃料工業部請求建立北京石油學院,燃料工業部部長陳郁向周恩來總理匯報,經總理首肯之后,隨即做出決策。于是,石油管理總局立即成立了北京石油學院籌備工作組,迅速啟動籌建工作。

                 這個工作組的組長是連慶溥(石油管理總局人事教育處處長),副組長是于學業(人事教育處教育科科長)。組員有:張英(局基建處主任工程師)分工負責基本建設;管時勉(人事教育處干部科科長)分工負責教職工編制;朱琳(石油管理總局經理處科長)分工負責財務概算;賈立勛(經理處干部)分工負責供應、后勤;方華燦分工負責計劃。為了盡快提出向國外訂購儀器、設備、圖書、期刊,還臨時請清華大學石油系的三位教師錢家麟、戴衡、林圣泳,負責提出了擬1953年向國外訂購的訂貨單。這個組成立后,第一次會上,連慶溥組長就提出首要的任務是:大約用半個月時間,完成向上級申報的論證報告、建立計劃、基建規劃、人員編制、采購籌劃、財務概算等,藍本就是原蘇聯的莫斯科石油學院。

                 我當時剛一到石油管理總局報到,連慶溥處長即找我個別談話,他對我說,現在培養人才最重要,清華大學石油系缺少了解石油礦場機械的教師,你就分配到那里去作教師。但是,當前有更緊迫的任務,就是要完成向上級申請建立北京石油學院的文件。因此,你先參加北京石油學院籌備工作組,負責編寫好“北京石油學院計劃任務書”,再去清華大學報到。這就是我與石油學院籌建的緣分。

                 這份“北京石油學院計劃任務書”是向當時政務院文化教育委員會及財經委員會,申請建立北京石油學院的主報告。它既包括有論證建立的必要性與可行性的內容;又有學院的總體規劃內容,如包括招生規模、校舍用地、人員編制、組織機構、專業設置、投資概算以及發展階段、遠景規劃等等。雖然,這份文件中的有些內容,工作組內有專人分工負責,我只是起綜合的作用;但是對我這個“初出茅廬”剛走出大學門的青年人來說,擔子還是夠重的,我只能如臨深淵、如履薄冰地謹慎從事,生怕報告呈送領導之后,未獲通過,完不成任務。

                 我起草這份計劃任務書時,難點主要有兩個,其一是有沒有必要建立一個單科學院?其二是論證為什么要建立在北京?當時,我就記住了連慶溥處長講的哪句話:“藍本是原蘇聯的莫斯科石油學院”。沒想到當時正值全社會“一面倒”、“學習蘇聯”、“以俄為師”盛行,我從“莫斯科石油學院”切入,進行論證單科學院的必要以及建立在首都的重要,很有利于被有關方面人士接受。待到11月份,我聽說,政務院文化教育委員會的《文教企高466號通知》已經下達,正式批準建立北京石油學院,我喜出望外,感到心中的一塊石頭落了地,無限欣慰。

          北京石油學院建?;I備處的邁進

                 我在籌備工作組完成起草《北京石油學院計劃任務書》任務之后,即去清華大學石油系報到,在機械教研室工作。我走后,籌備工作組為了在批準建立石油學院之后加快校舍基本建設的進度,又調整了成員,充實了基建人員(如負責基建及供應和計劃的杜再生、劉若愚、陳世忠等人);還加強了領導,專門抽調了剛從四川調到石油管理總局任總局機關黨總支書記的原縣委書記賈皞同志,主抓校舍基本建設。及至1953年1月,“北京石油學院籌備委員會”正式成立,由教育部副部長曾昭倫任主任委員,燃料工業部副部長劉瀾波和石油管理總局副局長賈啟允(原四川成都市委副書記,后曾任國家統計局局長)任副主任委員。在第一次成立會上,決定在籌委會下設立“北京石油學院建?;I備處”,負責開展建校具體籌備工作,并指定賈啟允為籌備處主任,清華大學石油系系主任曹本熹教授及賈皞同志為副主任,由曹本熹負責教學籌劃,賈皞主抓基本建設。自此,“北京石油學院建?;I備處”宣告成主,它標志著北京石油學院籌建工作開始邁進。

                 建?;I備處成立后,我有幸參加了一段工作。當時,是曹本熹主任找我談話的,他說:辦一個大學,教師隊伍最重要,現在就要想方設法為北京石油學院集聚人才,你雖然在機械教研室擔負著教學工作任務,但是可以在籌備處兼作一些人事工作,負責為北京石油學院集聚教師隊伍。就這樣,我有機會參加了籌備處的教師人事工作。曹本熹主任做事勤懇、認真、嚴細、扎實,他親自帶著我跑教育部,請求教育部支持籌建北京石油學院,多給分配來自國內外的教師。教育部高教司的一位負責人陳藹民,曾與曹教授是老同事,很熟識,曹本熹主任就帶我引見他,讓我以后跑教育部“要教師”就找他,就這樣,引導我開辟出了教育部這條“要教師”的渠道。曹本熹主任還指示我說:你還要跑燃料部及石油管理總局的人事教育部門,連慶溥處長你熟,你自己去跑吧!于是,此后,直至1953年3月,我就奔走這幾個部門,從事了一段建?;I備處的“要教師”的人事工作。

                 在曹本熹主任領導下,“要教師”的工作有進展。通過幾次跑教育部,高教司決定從1853年暑假的高校畢業生中分配給北京石油學院一批師資。當時,我們強調主要需要基礎課的教師,因而后來從上海交大(機械系的金屬工學、機械原理課教師張文達、張本奎等)、西北工學院(機械系的力學、工程畫課教師白鵬飛、黃厚生等)、湖南大學(基礎部的物理課教師陳嗣廉、唐啟宏、林可期等)、四川大學(基礎部的數學課教師李華民等)、華南工學院(基礎部的電工課教師林奉舉、周昭鴻、黃咸先等)等高校,分配來到建?;I備處報到的這一批教師新生力量,就是教育部對興建北京石油學院大力支持的結果。石油管理總局我比較熟,我找人事教育處連慶溥處長“要教師”,她二話沒說,答應將正在玉門油礦實習的北洋大學1952年的畢業生陶景明(后自北京石油學院又調到大慶石油學院,曾任院長)、潘家華(后自北京石油學院又調到石油部廊房管道局,曾任局總工程師)、遲瑛琳(后自北京石油學院又調到西南石油學院,曾任力學教授)等分配給建?;I備處。我向連處長要基礎課的教師,我說我們極缺熱工學方面的教師。連慶溥處長非常熱情,她就帶我到燃料工業部人事教育司找“袁大姐”(人事教育司袁溥之司長),硬是把已經分配給燃料工業部出版社的1951年北洋大學機械系畢業生任瑛(后曾任機械系熱工教研室主任,1960年大慶石油會戰中創新成果“水套加熱爐”發明者之一,該項成果曾獲國家科技大會獎),調配給我們北京石油學院了。這里,還要一提的是要李天相(1952年北洋大學機械系畢業后,分配在西安西北石油管理局工作,1978年后曾任石油工業部副部長),因為李天相與我是北洋大學同班同學,我很了解他,我就找連慶溥處長,請求將李天相調到建?;I備處來。本來,連處長很痛快地就答應了,但是,后來經與西北石油管理局商量,他們不同意調李天相,而是換成趙正修(后曾任石油機械系系秘書、煉廠機械教研室主任)了。于是趙正修來了建?;I備處,而李天相未調來,但是,“壞事變成好事”,多虧李天相未調來北京石油學院,否則,石油工業部副部長怎么辦呢?這算個小插曲吧!

               1953年3月,清華大學石油系的鉆井專業春季班畢業,阮錦鈿(在北京石油學院曾任石油鉆采系系秘書、系黨支部書記,校政治部副主任,后調任青島化工學院院長)留校,分配到建?;I備處。于是,他接替了我在籌備處的兼任工作,我即專心致志地在機械教研室從事教學工作了。在我離開之后,建?;I備處的各項工作,突飛猛進。曹本熹主任主管的教學籌劃工作和賈皞主任主管的基本建設工作“比翼齊飛”,一起躍進。4月份組織我們去位于北郊東升鄉九間房村的北京石油學院校舍工地參觀時,還只看到的是幾排工人住的泥土平房,而作為校舍的一棟學生宿舍“工字樓,”才剛開始興建,只能看到建筑物的地基的基坑。沒想到,校舍基建速度神快,到10月份開學時,這棟約9000平方米的“工字樓”的下面兩層,己經投入使用,既作學生宿舍,又作教工宿舍、教研室,行政辦公室,還兼作圖書舘、醫務室了,真是多功能??傊?,很短的幾個月,建?;I備處以宏偉的步伐,大踏步邁進,勝利地實現了北京石油學院建立的“三個當年(當年籌建、當年招生、當年開學)”的預期目標,在校史上留下了濃重的一筆。

          北京石油學院師資隊伍建設的搖籃

                 北京石油學院所以能夠實現“三個當年”,是與清華大學石油系這個“搖籃”是分不開的。清華大學石油系是在1952年全國高校進行院系調整時成立的。它是由當時北洋大學的地質系、采礦系、化工系、機械系的有關石油組和清華大學的采礦系、化工系以及北京大學工學院和燕京大學的有關石油系、組,合并在一起而組成的。這個石油系的系主任由原清華大學化工系系主任曹本熹教授擔任,駱正愉(1951年清華大學化工系畢業,1948年的中共地下黨員)擔任系主任助理。清華大學石油系設有:化學、地質、機械、鉆采、煉油等五個教研室,共有教師約六、七十人;系內共有學生約400多人,分別在石油鉆井、石油開采、石油煉制、石油儲運、石油礦場機械、石油煉廠機械等六個專業學習。

                所以說“北京石油學院師資隊伍建設的搖籃”,是指清華大學石油系這個“搖籃”為北京石油學院的“當年開學”準備了一支能夠勝任的師資隊伍。

                 這支隊伍首先是擁有一批全國著名的專家、教授,作為學術帶頭人。系主任曹本熹教授于上世紀40年代留學英國,為英國皇家學會會員,1946年籌建清華大學化工系,為首任系主任。在帶領清華化工系轉入北京石油學院后使石油學院的煉油化工成為當時國內最強。在58年調離北京石油學院回歸重建清華化工系后,曹本熹教授又參加我國的原子彈的研制工作,負責鈾分離和濃縮,并曾任核工業部總工,為我國“兩彈一星”功勛獲得者之一,中國科學院院士。石油系的地質教研室主任為馮景蘭教授,他在院系調整前是清華大學地質系系主任,我國著名地質學家,調離北京石油學院后到北京地質學院任教,中國科學院院士。石油系的鉆采教研室主任是王敬教授,他是我國著名的采油、采氣專家,早在抗日戰爭時期即擔任過四川油氣勘探處處長。石油系的煉油教研室主任為武遲教授,上世紀三十年代即畢業于清華大學化學系,曾在美國工作十多年,石油化工工作經驗豐富,調離北京石油學院后曾任北京石油煉制研究院總工程師,中國科學院院士。這個煉油教研室還有兩位副主任,即朱亞杰教授(后曾任北京石油學院副院長,中科院院士)和甘懷新教授(我國最早從事煉廠機械的專家之一,留學美國,全國著名石油煉廠機械專家)。石油系的機械教研室主任是白家址教授,他1936年入清華大學機械系,畢業后留學美國專攻彈性力學,獲得博士學位,調離北京石油學院后,曾在北京石油勘探開發研究院工作,他帶的博士生蘇義腦已成為中國工程院院士。石油系的化學教研室主任是傅鷹教授,他曾在美國留學及工作多年,是國內外著名的膠體化學專家,調離北京石油學院后,曾任北京大學副校長,中國科學院院士。僅從上列學術帶頭人的強大陣容,就不難看出,這個“搖籃”對北京石油學院的師資隊伍建設所給予的深遠影響。

                除上述學術帶頭人之外,在清華大學石油系的教師隊伍中,還有一批中堅力量。如煉油教研室的楊光華副教授(1951年剛從美國攻讀化工博士學位歸國)、張懷祖副教授(上世紀四十年代西南聯大的清華大學化學系畢業)沈復、戴衡、錢家麟等;化學教研室的陳廷甤(上世紀四十年代西南聯大畢業,專攻物理化學,曾在北京大學任教)等。尤其應該一提的是后來在北京石油學院出了名的石油煉制系的“八大夫人”,即當時在清華大學石油系化學教研室任教的女教師:張錦教授(傅鷹教授夫人)、魏娛之副教授(曹本熹教授夫人)、孫懷琳副教授、張履芳副教授(清華大學機械系鄭林慶教授夫人)、唐偉英副教授、徐述華副教授(北京大學一位副校長的夫人)、王君鈺講師(武遲教授夫人)以及后來調來的田曰靈教授(北京大學一位教授的夫人)等八人。她們八位,分別擔任講授物理化學、分析化學、有機化學、無機化學等所謂化學及化工的基礎課的“四大化學”課,由于這八位夫人講課時神采飛揚,內容生動,因而聽者如云,在教室無座位時,有些學生寧肯站在窗外也要聽她們講課。正由于上述化學及石油化工方面的學求帶頭人及中堅力量的陣容如此強大,因而為后來北京石油學院及中國石油大學的這一強勢學科的形成,奠定了基礎,這又是清華大學石油系這個“搖籃”在師資隊伍建設上起的另一重要作用。

                 這些當年從清華轉為北京石油學院的部分人員在1958年清華重建化工系時又回歸了清華。

                 在清華大學石油系這支教師隊伍中,還有一批重要的年輕新生力量。其中,一些是從事教師工作兩、三年,1952年破格晉升為講師的,如鉆井的劉希圣、郝俊芳等;采油的王鴻勛等;地質的黃醒漢等;化學的劉璞、顧樂成、趙鐵玲等;煉油的王明德、李集田、錢家麟等;煉廠機械的臧福祿、王慧玉、郭天民等;儀表自動化的林圣泳等;機械零件的陳愷、謝舜昭等;泵及壓縮機的黃宗鑫等以及石油礦場機械的陳如恆等。另一些則是1952年大學畢業,剛開始做助教的青年教師,如鉆井的郝樹基、尹宏錦等;采油的韓大匡、林平一、彭克琮等;地質的馮增昭、云川、李瀚玉、陳景達等;機械零件的孫岳明等;石油儲運的曲慎陽等;石油礦場機械的趙國珍、方華燦等。這些年輕教師朝氣蓬勃,“在戰斗中成長”,很快就獨立走上課堂講壇,為北京石油學院的“當年開學”,付出了辛勤勞動。例如,石油礦場機械的陳如恆,雖然,他是1950年北洋大學機械系畢業的,而且利用1951年的暑假,曾短期在玉門油礦實習過石油礦場機械,但是對他來說,講授這門“石油礦場機械”課是從來沒有進行過的。當時,清華大學石油系的石油礦場機械專業的1953年即將畢業的學生,要開設這門課,馬上就要開講。陳如恆勇挑重擔,給學生講這門新課。在一無教材,二無現成資料,在我國從未開設過這門課的情況下,只得邊學俄文,邊找俄文資料,邊翻譯,邊編寫活頁講義,邊備課。這樣,無法事先出版教材,只能自己刻蠟板,自己推油墨滾子,在每堂講課時,印出活頁講義,到課堂上發給學生。有時,活頁講義上油墨尚未完全干,結果學生領講義時,弄得手上都沾上了黑色油墨,整個教室里也充滿油墨味。后來,幾十年一直在這批學員中,傳為佳話。這樣的開設新課,不只陳如恆一人,其它人一樣,都是經過“開三車”(中午、夜晚、早晨連續緊張腦力勞動),拼出來的。依靠這批充滿活力的年輕教師,北京石油學院的“當年開學”,增添了新的生力軍。此外,在清華大學的大力支持下,我們將個別分配來的青年教師,送到清華大學的有關教研室從事教學工作,進行培養,“在戰斗中成長”,也為北京石油學院的一些基礎課,準備了開課教師。如到物理教研室的樂光堯、沈本善、劉毓珍等,到力學教研室的崔孝秉、謝竹庒、楊德祥等,到工程畫教研室的姚德惠等,他們都是1953年北京石油學院當年一開學,就走上講堂,獨立授課的。

                在當時清華大學石油系的研究生袁乃駒(后曾任北京石油學院煉制系副系主任)、王光埍、齊宗度、湯渭龍、梁文杰(后曾任北京石油學院煉制系系主任)、林依、時銘顯(后在中國石油大學工作時被評選為中國工程院院士)等,以及送到中國人民大學進修攻讀研究生的教師華澤澎(后曾任石油大學黨委書記)等,也都成了師資隊伍中的一支重要后備力量。

                 當時,在清華大學石油系化學、化工實驗室里的年輕實驗員錢華榮、李慧鈞、伍耀文(后均為石油大學高級實驗師)等和在石油系的金工房及木工房工作的王琦(后曾任北京石油學院機械廠機加工車間主任)、李旺(后在煉廠機械實驗室工作)以及孫師傅等,日后都成了北京石油學院實驗室及實習工廠建設的骨干力量。

                總之,上述這個北京石油學院師資隊伍建設的“搖籃”,既為“當年開學”準備了成套教師;又奠定了日后強大師資隊伍成長的基礎,影響深遠。

          北京石油學院石油專業建設的搖籃

                 清華大學石油系還是北京石油學院的石油專業建設的“搖籃”,北京石油學院的石油鉆井、石油開采、石油煉制、石油儲運、石油礦場機械、石油煉廠機械等六個專業,都是1952年全國高校院系調整時,在清華大學石油系創立的。當時,全國高校進行教學改革,提出來“一面倒”、“學習蘇聯”,由于原蘇聯莫斯科石油學院有這些石油專業,所以我國也就照搬過來,建立這些專業。這六個石油專業中,除了石油煉制及石油煉廠機械兩個專業與化工密切相關,我國還算有些基礎,有所了解之外,其它幾個專業在我國高校中從未設立過,因此,均是“白手起家”創建。

                 在解放前舊中國的大學里只設系,不設專業,最多在系下面設幾個組。我1948年進入北洋大學機械系就是只有系,沒設專業。這樣,要在我國建立起嶄新的石油專業,就要經歷“創業難”。培養一個專業的人才的藍圖應該怎樣畫?需要打哪些基礎?需要獲得哪些知識與技能?設置哪些課程?安排幾次實習?進行哪些實踐性教學環節?等等,都需要得出答案。我那時是與陳如恒、趙國珍三個人負責建立石油礦場機械專業。因為我與趙國珍都曾在玉門油礦實習石油礦場機械一年,所以分配到機械教研室之后,第一項任務就是迎接這個難題。

                 建立一個專業,首先是要制訂出這個專業培養人才的教學計劃,就是“模子”。我們照搬莫斯科石油學院的教學文件,但是原來都是學英文的,不懂俄文,怎么辦?就“現躉現賣”,速成學習俄文,再來翻譯俄文資料。當時,清華大學土木系的一位教師蘆謙,辦了一個俄文速成班,對象是已掌握英文的,半個月一期,每周五個晚上。我們就一邊學俄文,一過翻譯教育部轉來的莫斯科石油學院的教學文件。終于參考這些俄文資科,再加上在玉門油礦了解到的石油礦場機械情況,制訂出了這個專業包括課程設置、實習安排、課程設計、畢業設計等內容的教學計劃;還有專業課的教學大綱以及教學指導書等教學文件,使這個專業有所遵循。

                 建立起專業,要組織學生來學習。當時,從已在校的學生中,清華大學調配本?;は档娜w學生和天津大學化工系、北大及燕京大學化工系的部分學生,到新建立的石油系的石油煉制、石油煉廠機械專業高年級學習,于是,這兩個專業有了二、三(最高年級)兩個年級的學生。石油鉆井、石油開采這兩個專業是從清華大學采礦系和天津大學采礦系中學石油的在校學生中調配來的,也有了二、三兩個年級的學生。石油礦場機械專業的二、三年級學生,是從天津大學、北京大學、燕京大學的機械系學石油的在校學生中調配來的。清華大學石油系的六個專業的所有一年級學生,全都是自清華大學1952年當年考入的新生中調配來的。石油儲運及石油煉廠機械兩個專業,因國家急需人才,辦的是兩年學制的專修科,學生是分別由報考清華大學土木系及化工系的學生中分配過來的。鉆井、采油兩個專業一年級是報考請華大學采礦系的學生。石油煉制專業一年級是報考清華大學化工系的新生。石油礦場機械專業的一年級學生是由報考清華大學機械系的新生中調配過來的。建立新專業過程中,學生的思想工作是個“頭痛”的問題。有些專修科的學生不愿學???,要求學本科;原在清華大學的有些學生,不愿意分配到石油系,怕離開清華大學;新考入清華大學的一些學生,不愿意分配到石油系,既怕石油行業艱苦,又怕離開清華大學,思想情緒動蕩地很厲害。怎么辦?群策群力,一齊動手做學生的思想工作。除了黨(石油系黨支部書記為駱正愉)、團(石油系團總支書記為黃圣倫)組織,學生政治輔導員(學生半脫產的黃圣倫、吳林祥、王義瑞、林世雄等)深入進行思想工作之外,就是要求教師配合做工作。從我們建立石油礦場機械專業來看,找了石油管理總局連慶溥處長,專門請來了當時的石油管理總局副局長劉放(后曾任我國駐蘇聯大使)給石油礦場機械專業一年級的學生做報告,教育學生了解與正確認識石油工業。此外,我與陳如恒、趙國珍三位教師,還到學生宿舍與學生談心,并多次與學生座談,我向學生講了自己在玉門油礦實習一年的“春風普度玉門關(原文是春風不度玉門關)”的切身感受,引導學生熱愛石油專業。正因為我們三人講地多了,有些學生不耐煩了,于是,給我們三個人起了綽號,說是“黑臉(陳如恒)、白臉(方華燦)、紅臉(趙國珍)”,這個“礦機三臉”的戲言,一直流傳至今??傊?,清華大學石油系教職工一起動手,穩定了學生的專業思想情緒,使六個新專業的專業建設步入正軌,為北京石油學院的“當年開學”打下了良好基礎。

                 六個新專業的建設還要迎接“開新課”的任務。六個專業教學計劃中設置的課程都要開設,有些課不是馬上上課,還可以有一段準備時間,最困難的是馬上要開的新課。當時,教育部決定,由于國家建設急需大量人才,全國高校學生提前一年畢業,因而,各個專業的三年級就是畢業班,按照教學計劃,畢業班都要上專業課,而且馬上要上,這就難了。有幾個專業,條件好一些,還好辦,如煉制專業的煉油工程課、煉廠機械專業的煉廠機械課等,他們有化工的基礎,又可以由武遲、朱亞杰、甘懷新教授等講授;鉆井、采油專業的專業課如鉆井工程課、采油工程課等,也有曾在油礦工作多年的老工程師蘆克君(鉆井)、王敬(采油)教授等講授。難就難在幾個我國從未有過的新專業,如石油儲運專業,就因為教學計劃中的專業課開不出來,于是寫報告向教育部申請,將兩年的專修科改成四年學制的本科了。這樣一來,到是學生反而拍手稱快。我們三位建立石油礦場機械專業的教師可就麻煩了。畢業班第一個學期就要馬上上“石油礦場機械”專業課;第二個學期還要上“石油礦場機械的安裝與修理”課;與此同時,還要給采油專業畢業班上“采油機械”課。我們只能“硬著頭皮”上,陳如恒分工講“石油礦場機械”;趙國珍負責講“采油機械”;我的任務是講“石油礦場機械的安裝與修理”課。于是,就如同上面舉出的陳如恒的事例一樣,在無教材的條件下,自編講義、自己備課,我們又重演了“講義上油墨未干”的故事。就這樣,我們三位教師終于開出了我國以前沒有過的三門新課。由此可見,創立新專業之難。

          北京石油學院課程教學建設的搖籃

                 課程教學建設是保障教學質量的根本。清華大學石油系這個“搖籃”曾對北京石油學院的課程教學建設做了大量先期工作。

                 首先是編寫與積累了不少用于課程教學的文件、資料。大部分課程都制訂了課程的教學大綱,有些課還編寫出了課程教學指導書,用于指導教師怎樣講好這門課,甚至于有的課程還建立了試題庫,把筆試及口試(當時“學習蘇聯”大多數課進行口試)的考題均積存起來。當時,“學習蘇聯”,有些課程還設置了習題課(習明納爾),于是,就專門編寫出了習題課指導書,并積累了習題課上用的案例。我曾給石油鉆井專業畢業班上鉆井機械課的習題課,就是自編的課程指導書和課堂上用的案例??傊?,這些教學文件都是留給北京石油學院的一筆財富。

                 其次,就是精選教學內容,編寫新開設的課程的教材。我當時擔負給石油礦場機械專業畢業班講授“石油礦場機械的安裝與修理”課,這門課在原蘇聯的教學計劃上只有課程名稱,找不到教學大綱及教科書,我就根據在玉門油礦礦場實習一年期間,參加過我國第一部從原蘇聯引進的鉆井深度3200米的“鳥茲特姆”(Y-3200)鉆機的全部安裝實踐,以及在礦場上修理保養站參加生產勞動的實踐,制訂出了教學大綱,并翻譯了一些有關的英文、俄文資料,寫出了一本油印書,發給了學生,而這本油印書,也就成了日后在北京石油學院用的該課正式由中國工業出版社出版的教科書的雛形。

                 再者,就是鍛煉講好課的基本功。這主是對我們這些年輕教師來說,教研室讓我講授“石油礦場機械的安裝與修理”課,我當時沒講過課,以前也沒人講過這門課,那怎么能上講臺且講好呢?需要下功夫。我寫好講稿之后,首先將內容熟記,叫做“打腹稿”;然后,一個人對著墻壁,小聲反復地講,叫做“面壁”(這個俗稱,一直流傳至今);自己覺得講地差不多了,就請求在教研室內試講,試講通過了,才能去上課,就這樣花功夫備課之后,在早晨第一節講課之前,我還要“起個大早”,在清華園的自清亭(紀念朱自清而建立的一座亭)里,再默想幾遍,這就是講課的基本功的鍛煉。

                 還有,教學物質基礎建設也是課程教學建設的不可缺少的環節。當時,還沒有多媒體,但是,講課用的掛圖、模型、實物等直觀教具,對不少課程很有用。我們給石油礦場機械專業畢業班開設“石油礦場機械”課時,學生未到過油礦,一點兒感性認識沒有,正好,我們找石油管理總局連慶溥處長,將在北京舉辦的石油工業展覽中的一整套石油鉆機的活動模型要來了。有了這套模型,組織學生分批來參觀,馬達開動,轟聲齊嗚,鏈條轉動,鉆柱運動,學生興趣盎然,豁然開朗,獲得了直觀認識。沒想到,這套模型教具的教學效果,引起了校領導的關注,當時清華大學的黨委書記何東昌(后曾任教育部部長)同志,曾親自到我們教研室來察看了這套模型的表演,連聲稱贊。我講課講到石油井架的安裝時,雖然,學生在鉆機模型中看到了井架,但是對井架是怎樣安裝的,“一頭霧水”沒有感性認識。我找到石油系的加工車間,與木工房的孫師傅(后在北京石油學院后勤處工作)、金工房的王琦師傅合作,研制出了一個安裝井架用的活動懸升爬桿模型,上課時,用這個教具邊表演、邊講授,學生一目了然,取得了良好教學效果。值得欣慰的是這些模型教具,都搬到了北京石油學院,后來,一直應用了很多年。由此可見“搖籃”里的課程教學建設的功效。

                   綜合上述,北京石油學院籌備工作組、籌建處在清華的大力支持下而“孕育”出了北京石油學院。再經清華大學石油系這個“搖籃”的過渡期撫養,到1953年10月份,9000平方米的“工字樓”的下兩層投入使用,既作學生宿舍,又作教工宿舍、教研室,行政辦公室,還兼作圖書舘、醫務室而正式開學。北京石油學院順利誕生。當年籌建、當年招生、當年開學的“三個當年”得到勝利實現。

                 而作為清華化工系和清華石油系首任系主任的曹本熹教授,對北京石油學院的建立有著不可磨滅的貢獻,現今在清華化工系的門廳中立有曹本熹教授的銅像,而在我們石油學院人的心中也有著以其為代表的一批清華老專家學者們立下的一座豐碑。我們永遠不會忘卻老一代清華人對開創石油高教事業的歷史作用。

           
           
           
           
          閱讀(1338)| 評論(0)

          聯系地址:北京市海淀區林大北路10號   郵編:100083
          版權所有:中國石油大學(華東) 北京離退休工作辦公室   聯系電話:010―62345233
          欧美成人精品三级网站
              <noframes id="fdfvb"><address id="fdfvb"><nobr id="fdfvb"></nobr></address>

                <noframes id="fdfvb">

                  <address id="fdfvb"></address>
                  <address id="fdfvb"><nobr id="fdfvb"><progress id="fdfvb"></progress></nobr></address>